烟波遥去产粮了

杂食 啥都吃 没有天雷 开始产粮

咸鱼低产杂食写手。动不动诈尸吓你一跳【。】
删lof作品狂人。
脑洞清奇突破天际注意避雷。
圈子很杂,日常爬墙。

正剧向。cp向。乙女向。
欢迎安利冷门,杂食党无所畏惧。

文风不定。常写温馨治愈的类型。偶尔会尝试别的风格。
想开车。 沉迷abo

【瓶周】有幸识得你

  躺尸已久瞎写了点东西发上来。为冷cp添砖加瓦。
  编辑见orz
#周泽楷视角
#ooc属于我  严重ooc
#逻辑不同是瞎写细节党放过我
#反正也没人看(…)

   -“初次见面?”

    只见坐在自己对面的青年怔了怔,有好一会没有说话,大抵是陷入了沉思。
    午后阳光正好,微风不燥。悬挂在落地窗前的白色薄纱随风扬起,星星点点的光斑透过窗外的树叶缝隙之间散落了满地。温柔的阳光温柔了眉眼,墨色眼眸中也氤氲着些许暖意。
    他这样有些呆呆的样子可不常见,盯了许久终是忍俊不禁地轻笑出声。

   -“我记得。”

    记忆回溯到那天类似于大乱战般的逃跑……
    是,就像所有美好的故事里说的那样,一个转角,一个摔倒,然后你今生就再也未能跑掉。

    在被他扶住的一瞬间,墨镜和口罩也掩饰不住面容,可瞧见他的神情倒不像是认识自己的样子,心下松了口气。只见后面的人群越来越近,情急之下我只得拽住他的衣角向他求助。

    -“帮我。”

    他能有很多拒绝的权利和理由,就刚才动作的娴熟,自然也能甩掉我走掉。出乎意料的是,他只是犹豫了一下子便从背后拔出一把刀,把自己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 -“走。”

    矫健的身姿,不带有丝毫拖泥带水。
    在他的周遭有着一股足以让万物俯首称臣的气场,但矛盾的是,这种气场又让人实属安心。
    

    -“很帅气。”
    我想了想,这么开口评价道。
    他什么也没说,抬手屈指轻轻敲了敲我的脑壳。
    
    -“嘴甜。”

    他暂时没有住处,问他也只是沉默。于是我把他接到自己的住处算是报答他那段时间对我提供的帮助。
    
    谁知这一住就是全部的缝隙岁月了。

    我与他从相遇到相知,从暗生情愫到拥抱热吻。

    就像现在。
    我被他抱在怀里搂的紧凑,舌尖情意缠绵交织,空旷的房间里独剩温热的喘息,暧昧极了。
    他真的非常喜欢亲吻。
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-“嗯?”

    我偏过头,瞧了瞧头搭在我肩膀上的人。他刚刚抬手戳了戳我的面颊,正当我疑惑不解的时候,又转手拍了拍我的额头,打断了我的心思。

    -“你有点像企鹅。”

    企鹅这个说法被粉丝一直拿来调侃了许久,倒也是不恼,学着他的样子报复了回去。见他颇为无奈的神色抿唇笑了。我望着他的眼睛,一字一句地说道。

    -“你,海豚。”

    我见到他哑然失笑,摇了摇头。语气中微含叹息,却认真的很。

   -“无论是什么也不是海豚。”

   
    我皱了皱眉,实际上最看不得他现在这种神情。我了解他的过去,我不能抱有任何怜惜,那不尊重。我唯有包容他的一切,将他的全部锋芒揽入怀中。

    -“才不是。”

    他闻言不多做言语,只是歪了身子,埋入我的后领。

    -“依你便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