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波遥去产粮了

杂食 啥都吃 没有天雷 开始产粮

咸鱼低产杂食写手。动不动诈尸吓你一跳【。】
删lof作品狂人。
脑洞清奇突破天际注意避雷。
圈子很杂,日常爬墙。

正剧向。cp向。乙女向。
欢迎安利冷门,杂食党无所畏惧。

文风不定。常写温馨治愈的类型。偶尔会尝试别的风格。
想开车。 沉迷abo

【双叶】他可是职业选手

#杂七拉巴一点东西....

#叶秋视角

#貌似还是个迟到好久的生贺???

#ooc属于我




我叫叶秋。

不是打游戏的,那是我哥。他当年偷了我的身份证离家出走,他真实姓名叫叶修。

 

叶家家教甚严,老头子在军区置于高职位,更是一板一眼的人物。当年得知我哥离家出走气的灌了三天的金银花去火,说是抓回来要打断他的腿。

他是长子,理应留下来继承家业。

叶家是大企业,我们从小便接受着最好的教育和熏陶。我和他的性格不同,叶修从小就比自己顽皮的多,同时也聪明的多。在学生时代,他的游戏天赋便早早的体现出来。经常帮班里同学代打,挣了不少零花钱。

 

我没来由的想起当年他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样:嘴角扬起老高,暖阳映入他的墨色双眸,闪烁着耀眼的光,朝着我笑。

“叶秋!你看我是不是很厉害?”

轻风拂过发梢衣角,透过指缝,带着些许夕阳和青草香。

那是洋溢着青春的少年,那是轻狂绕过时光的少年。

 

谁也没想到还没大几岁就跑了。带着我的计划和我的行李,头也不回地。

我恨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有次和一个老同学聚会,两个商业大咖就这么毫无形象地坐路边大排档吃地摊,一人一罐啤酒,回忆青春。

 

“哎我可还记得,当年你哥可是咱们班上代打红人,什么游戏在他那里,嘿!几下就上手了!”

“他现在怎么样啦?”

我笑了,招呼服务生过来加菜。他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,大呼叶总阔绰。我一把又塞了他罐啤酒。

“闭嘴吧,这么多菜还塞不上你的嘴。”

 

旁边高楼的霓虹灯闪烁不停,鲜红色的兴欣队徽来回滚动。就像是这座城市的生命一般,川流不息,四季轮回。

生生不息,燎原以千里。

荣耀第十赛季冠军,兴欣。

 

后来我没喝多少,他却被我灌的烂醉。我在路边打了车送他回家,最后自己走着回去了。

 

现在想想还觉得有点好笑,眼前放着枯燥的文件一点没看进去,自己在旁人眼中反而像讨到糖果的孩童似的,傻笑个不停。把旁边秘书吓得不轻。

“叶总……文件有什么问题吗?”

我摆了摆手,拿出私人手机晃了晃,他也识趣地退出去了。

接通后,对来者的电话出乎意料。还是正了神色,开口应答。

“喂?我是叶秋。”

“弟弟啊,祝我们生日快乐!”

这么欠揍又心虚,除了我哥还能有谁?

“哦那你什么时候回家。”我不为所动。

“……我们兄弟之间能聊点别的吗?”他有些尴尬地干笑几声。

“所以到底什么时候回家。”不聊这个聊什么,聊我什么时候退休吗。

“……啊。”过了许久他才蹦出个单音节,于是我抬手理了理颈脖处系的有些紧促的领带,静待下文。

 

 

“就快了。”

“拿了冠军就回家。”

 

一声轻笑入耳,不偏不倚地碰撞着我的心房。

我仿佛看到了当年伫立在黄昏之下的少年。他的灵魂如这般发着光——星空不及,月光不及,只有耀阳才敢平分几点秋色。

“拿不到冠军你就永远别回来了。”我笑骂,继而挂了电话。转身去采购了些日常必需品,又跟爸妈报了安,收拾东西准备回家。

 

有这句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?

他可是职业选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