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波遥_灵感枯竭,陷入瓶颈

咸鱼低产杂食写手。但是一有灵感根本停不下来(。)
脑洞清奇突破天际注意避雷。
长期刀男沼。乙女文居多。正剧向居多。偶尔cp
注意糖分以防蛀牙。



以及日常爬墙x
近期沉迷乐正龙牙。
允许我爬会墙x



cp可逆不可分。
拒绝和ky讨论乙女和腐圈的站位,我怎么高兴怎么写,怎么高兴怎么来。
直接拉黑,不服出去。



冲田组‖土方组‖丰臣组‖三日鹤‖鹤一期‖三山‖三日清‖一药‖石青





最近试图回到原来的正经抒情文风因为欢脱型失败了(。
想开车x
近期沉迷abo
不谈人生。





→→→→→→→→只撕粪婶。励志暑假拉上大佬把粪婶撕个遍←←←←←←←






@陈风君529←徒弟弟是我的底线

为人友善随性但不代表没有原则。
好好聊天我会卖萌的(你滚)
同好一起讨论一起开脑洞怎样都开心。
自以为自己是小公举要全世界宠着的来我这里胡闹的我们小黑屋见。
重度中二声称占有欲特别强想把我当笼中鸟的滚蛋。你算老几。

最近爬墙贼快(这不是你不产粮的理由!)
放过我我最近瓶颈太厉害了……orz

转载自:遗恨失吞吴0216

国家不允许手办成精!(4)

前三篇戳主页

段子体。
文笔喂狗画风清奇注意避雷。
不适者请立刻退出。

4

饭桌上

贺柊吃着买来的外卖,任凭小小鹤怎么委屈都当做视而
不见。

小小鹤坐在盘子边缘上,抱着比他大一倍的饭团,一边
吃一边哭。

“呜……主公你下手太重啦……吧唧吧唧……QAQ”

当然还有小小鹤头上的两个暴栗。

“呜……主公你为什么不理我……吧唧吧唧……QAQ”

贺柊依旧沉默不语,只是瞅了他一眼。

“呜……无聊的要死啦……吧唧吧唧……QAQ”

“别说话,吃饭。小心……”

贺柊终于忍不住开口提醒,谁吓了小小鹤一跳,未吃完的饭团掉回盘子,恍的小小和差点掉下去。贺柊见状眼疾手快连忙用手掌去扶,恰巧又落入了她的掌心。

“咳咳……这可真是……吓到我了……咳咳……”

“呛着……”

贺柊默默的吐露出刚刚未说完的话语,轻轻的用手指拍打着小家伙的后背,又递过去一杯水,小小鹤连忙扒着杯子边缘咕嘟咕嘟喝了几口,过了一会儿才坐到贺柊手心里,长舒一口气。

“呼……差点以为要死了……”

少女轻轻弹了弹小家伙的额头,“净说这些不吉利的话。”笑的颇为无奈“都说了慢一点,你还边吃边哭。”

“因为主公生气了啊……”

委屈巴巴的鼓起腮帮,金黄色的瞳孔里闪着泪花。

贺柊挑了挑眉。
“对啊,你要怎么补偿我?”

小小鹤还真认真的歪头想了一会,招了招手以示贺柊凑近些。

“主公主公,过来一点——”

“嗯?”

贺柊好奇的把脸凑了过去。

试问,一只手掌大的鹤丸国永能搞出什么样的事?
你傻啊。
没听说过浓缩就是精华这句话吗?

小小鹤“嘿咻嘿咻”的站起来,趁少女还在恍惚着,便扶着少女的脸庞朝她的鼻尖“啾~”的一下。

来自鼻尖温柔而又潮湿的触感,使贺柊一瞬间有些不知所措。

第一次被男性而且还是个成精的手办亲密接触,这让贺柊耳根红了个透,心脏濒临爆炸。

“鹤,有没有为主公带来惊吓?”
“主公不要生气啦——”

奶声奶气的撒娇。
卧槽,真可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想日(冷静)

我诈尸了(。)
国服策划还在写……突然好怕被你们寄刀片_(:зゝ∠)_
突然想起来这个梗还没写完就赶紧更了一篇……
求不要催我,坑都会填的_(:зゝ∠)_

今天的君叶依旧没有粮……。
委屈。

我之前是不是说过地理不及格我是狗。
太好了。
汪汪汪。

靠。

《苟延残喘的施暴者》素材选集【高亮】

☆暗黑本丸取材☆

高亮!!!!!!!
不要误会!!!!!!!
这些并不是我写的!!!!!!

是某个群的真实写照,我只是把这些话搬了过来当做写作素材。

一个揭穿国服恶劣行为的策划。
第一篇请戳主页⇔《苟延残喘的施暴者》

第一篇章马上完毕。
第二篇章策划中。

第二篇章的取材在下方,请在评论区各位投票,票数高的便是第二篇章的内容。


1.
玩刀剑只是养眼而已。
我把这些刀都当女生的。





2.
大俱利伽罗,感觉好垃圾呀!



3.
不过姥爷除了好看,没用。


4.
第一个四小时。
结果竟然是鹤丸 。
我当时就大喊一声滚。




5.
这破烛台,滚吧


6.
如果某天谁的爷爷碎了,我会很高兴的。




7.
好像出了一个枪all560
贼丑

8.
重伤怪他?
是的呢,两个图就重伤。


9.
破游戏炒作手法真高明。
写着女性向我以为会有很多妹子呢。


10.
我最惨。
我就一个爷爷,其他都是垃圾。





如果某些人看到这个来找我ky,我会毫不犹豫的挂你。

自,自从活击开播太太们都炸了吗告诉我!!!!
鹤他真好看!!!!真好看!!!!!
活在ed里的男人(。)
土方组配一脸!!!!
你们赶紧结婚啊!!!结婚!!!!我出钱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

我发现最近大家都挺负能的。

跟风x
重来一遍
我就不信你们能点到50hhhhhh


你们点起赞真的毫不犹豫……_(:з」∠)_

写作工具★是0.5黑色中性笔,普通铅笔。写好稿子再往手机上码字。

黑历史★是在小学拖欠了一个同人长篇大坑……后来不怎么看那部作品了于是便不写了。

写作构思★其实我的构思超级混乱……素材来源于生活这个真的不假√愁写不出好人设就把周围同学带入hhhh(揍她)
通常都是突然一个脑洞冒出来一定要记着不然就忘了。很多时候结尾想好了却不知道中间写什么x我大概是最不称职的写手……_(:зゝ∠)_

国家不允许手办成精!(3)

#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70fo点梗#

段子体,文笔喂狗画风清奇注意避雷。不适者请立刻退出。

多久没更这个了……来除除草x


NO.3

成功解救了其实是巴掌大小也仍在作死的小小鹤。
笔筒里并没有多少只笔呀,而且他是怎么把自己卡在里面的。

贺柊戳了戳手掌心已经入睡的小家伙这样想着。

小小鹤在她的手里睡得倒是舒坦,乖巧的用身上的羽织把自己裹成一个球。乍一看还以为是谁家没有放入馅料的团子。呼吸动作显而易见的平缓起伏,手心里还有些温暖的热度,又因为自己刚才的动作不满的吧唧吧唧嘴,继而又继续仰头大睡。

怪,怪不得叫鹤球!!

这个白团子看起来超级好吃啊!

等等我刚才说了啥饿疯了吗。

啊好饿……

贺柊百无聊赖的再次戳了戳手里的团子,见对方并没有醒来的意思,于是便轻轻捏起他的的身体在空中晃了晃。

“喂——鹤球起床啦!”
“唔……”

小家伙缓缓睁开眼,揉了揉眼睛。像是被吓了一跳似得在空中瞎扑腾起来。

“哇主公!主公你的脸好大——”

哦,他还特地拖长了音。

贺柊沉默。

鹤宝宝你是真傻还是在变着法骂我???:)

“……饿了吗?”

“想吃点什么?就算是手办,看起来也是需要吃东西的。”贺柊表示,不和他一般计较。

小小鹤听到贺柊的提议,兴奋的睁大眼睛,金黄色的眼瞳似乎在闪闪发光。

“什么都可以吗……!”

“当然,你都叫我主公了,自然不能亏待你。”

“我想吃掉主公!”来自小小鹤的自豪脸。

……嗯???
宝宝你知道你说了啥吗??

最怕空气突然安静。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样吓到了吗?哎等等主公——唔!”

贺柊二话不说把他头朝下脚朝天,再次塞回了笔筒里。只能见到小小鹤的两只小短腿的外面拼命地晃动挣扎。

“哦,吓到了。”一脸微笑的捧读。

别管是真傻还是假傻,先弄傻再说。

万一半夜爬上我床了怎么办。